雏雀之翼_

赢了!
我们加勒底的master是最棒的!

最后发一次b萌应援,大家真爱票都给医生吧!马修稳了已经!

赢了,朋友们!我们加勒底的master是最棒的!感谢大家的努力!!
明天的决赛请继续加油!为马修和医生投票吧各位!

朋友们,救救医生!犹太民族历史上最伟大的君王,也是世界上最传奇的君王之一的所罗门王,怎么能失败在这里!
即使是在国服,医生也陪不了我们几天了!为什么不在他还在的时候,送他一份晋级的礼物呢!
真爱票可以开始往医生身上砸了!学妹那边普通票A过去就行!别想着保一个卖一个!这两个人都是对咕哒子而言家人一样的存在!
再次重复,现在的医生状况极不稳定,真爱票可以用了!我们一起stellaaaaaa!

想说的其实挺多。那就一点点地写吧。
首先是给医生拉票。希望能投票的小伙伴都去b站投一下,但不要太张扬了,圈子里自己知道就行,别到处喊到处说的。真爱票的话只有一个号的小伙伴先别急着扔,毕竟这又不是最后一轮,留个底比较好。
然后就是出了昨天那事大家也别太上火了,一堆人集体退坑显然不是运营发公告道歉又送石头以后想要看到的。咱就顺着运营的思路,惹不起就先躲着呗。为了学妹,为了医生,为了加勒底,先忍忍吧。
最后,fgo这个tag谁都能看见,所以大家也别光说之后的活动怎么怎么样了,别有用心的人估计正想方设法地找可以举报的地方呢。现在一点小事在某些人眼中都可能变成不符合有关规定的大事……
总之,各位master们,现在除了人理,我们自己也要靠大家一起拯救了。

我觉得大家都冷静一点吧。不管是因为b萌有人报复还是政策原因,现在闹起来只会让运营闹心。
运营已经很不容易了,选择相信他们一次吧。

b萌投票,拜托大家帮帮罗曼小天使吧!这一组的实力真的都超强的ヽ(`Д´)ノ
链接 http://bangumi.bilibili.com/moe/2017/jp/mobile/
如果不行的话评论会再发一遍~

一打开这个tag全都是秀伯爵的……我已经无法想像出黑贞德时的可怕光景了ヽ(`Д´)ノ

【fate/zero-兰雁】扑火

※本文为fate/zero兰斯洛特×间桐雁夜同人,微腐向,不喜勿入


  小巷深处的餐馆后门,破旧的排风扇呜呜地转动,混合着油污味的热气在一旁的垃圾堆里转一遭后更加难闻。男人仰面靠在已分辨不出颜色的砖墙上,瘦削的身体随黑色帽衫一起剧烈地起伏。沉重的呼吸声断断续续地混入排风扇转动的噪音,幽灵般在巷子尽头的上空徘徊着,而不知何时,那个瘦削的身影已经被因无法继续获取魔力而爬出体外的虫子们包围。

  男人惊恐地睁大了浑浊的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昔日的盟友。他想要高呼,想要呻吟,想要哭号——然而未等他发出一个音节,饥肠辘辘的虫子们就如潮水般涌向他的身体——

  

 

 

  间桐雁夜醒了。

 

 

 

  “所以说,我果然该去找个心理医生了么……”十五分钟后,穿戴整齐的男人有些疲惫地靠在公交车座椅上,按了按眉心。身旁三五成群的孩子们叽叽喳喳地讨论着昨天的作业,对面的老人靠在座椅上迷迷糊糊地打起了瞌睡。而他,仍是那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没有那带着油污味的热气,也没有什么该死的虫子。没错,那只是一场梦而已,他努力地告诉自己。然而却好死不死偏偏有个声音在他心中想起,说要真是这样就好了呢。

  7:50AM,下车,站在高大却有些破旧的办公楼前,一切按照既定的预期发展着。可在看到办公楼旁那个有些陌生的店面时,间桐雁夜忍不住扶了下额。

  “有没有搞错……心理医生居然都自己跑来找我了么。”面对着楼旁新开的心理咨询室,间桐雁夜忍不住苦笑。
  虽说在这种大都市里,把心理咨询室开在整日处于高压之下的白领们身边是再普遍不过的了,可是他却罕见地从中嗅出了一种不祥的气息,像是……宿命。

 他抬腿走了进去。

  

 站在装修得简约而不失温暖的咨询室内,间桐雁夜仍是有点恍惚。这大概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翘班——而且还是以这么荒唐的理由。他有些焦躁地用脚尖打着拍子,向四周看去,一个白色的身影闯进了视线:

  “欢迎光临。请跟我过来选一下您的心理咨询师好么?”

  白发红瞳的白人女性浅笑着望着他。被那略显空洞的眼睛盯着,间桐雁夜有些发慌。凭什么你就笃定我是来做心理咨询的呢,他这样想着,却没有说出来。不知为何,这一切虽然奇怪,却好像注定了就该这样发展一般,让人感到莫名的心安。他轻皱着眉,不愿再多想,转移注意力般向墙上一排排的心理咨询师简介看去。

  一张张或是严肃或是狂妄或是面无表情的陌生脸庞被印在墙上的咨询师简介栏上,不同颜色的眸子齐刷刷地盯着间桐雁夜。男人却置之不理,只是一个个往后看去。直到看到最后那个一片漆黑、画风明显不一样的身影,栗色的瞳孔才猛地缩小。

  他的心跳仿佛漏了一拍,瞪大着双眼难以相信地后退几步,身子轻轻颤抖。

  “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

  他默念着连自己也不知为何要说出口的话语,那个黑色的身影在他眼中仿佛梦魇。

  白发女性有趣地看着这幅场景,悄无声息地上前一步,淡色的唇贴近间桐雁夜的脸:“看来就是他了呢。”

  她的吐息是那样冰冷,让间桐雁夜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直到不知不觉间被女人领进旁边的走廊,间桐雁夜才觉得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白色石灰墙,大理石铺成的地面,两边清一色的黑色木质门,还有头顶那日复一日发出煞白灯光的照明灯,这条乏善可陈的走廊仿佛就是各大医院中的经典版本。然而直到白发女性在其中一扇门前停了下来,间桐雁夜才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向远处尽力眺望,这条走廊却好像没有尽头般,一直延伸到视野之外。

  女人白皙得没有一丝血色的手指搭上门把手,间桐雁夜的心中却越发不安。不知为何,从第一眼看到那个黑色身影,不,从第一眼看到这间心理咨询室起,他就有种想要逃脱的恐惧感。

  喂喂,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心理疾病患者对心理医生的莫名恐惧么,他自嘲地笑着,那女人却不知何时凑了过来,微微偏头,几缕近乎透明的银白色发丝垂到雁夜的肩上:“既然都来了,为什么不进去看看呢?”

  男人闻言想要阻止,门却先一步应声而开。不知为何心中瞬间升腾起“完了”的想法,间桐雁夜有些绝望地看着屋里那个逐渐清晰起来的背影。

  然而坐在尽头桌子后的那个紫发男人却只是慢慢转过身,脸上浮现出丝丝缕缕友好的笑容。

  “你好,我是兰斯洛特。”他深色的眼睛盯着门口有些手足无措的男人,语调浅淡而温柔。

  铅灰色的天空低垂。看着窗外低旋的飞鸟,间桐雁夜叹了一口气。

  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偌大的办公室中只剩他一个人对着发出幽幽冷光的电脑。加班时间赶上这种坏天气,自己又没有带伞,恐怕淋一场雨是在所难免的了。

  果然,当结束了所有工作走出大门时,雨已经哗哗地下了起来。初秋的冷风夹着雨丝扑来,间桐雁夜有些无奈地裹了裹身上算得上单薄的衣物,横了一横心,抬腿打算冲进雨里。

  “果然你没带伞啊,看来我下来看一趟还是对的。”熟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男人听到先是猛地一愣,随即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眼前的心理咨询师一身整齐的黑色西装,眼睛里满是温柔的笑意:“雁夜,我来给你送伞了呦。”

  接过高大的男人向自己递出的黑伞,间桐雁夜默默地跟在对方身后。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两个人的关系变得愈发融洽。虽然起初那莫名的恐惧并没有完全消失,但丝丝缕缕的安全感也慢慢融进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原来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离这个心理咨询师那么近了啊……间桐雁夜低头看着灰色的大地,默默地感叹。

  眼前的人突然停了下来,微微向后偏头,长长的卷发遮住了那双深邃的眼睛:“雁夜,我记得你今天……应该是有心理咨询的吧。正好,我们一起顺路过去可以么?”

  间桐雁夜有些惊慌地睁大了双眼,想要挣扎些什么,半晌,却只露出一抹苦笑。

  “好啊。”他听见自己说。

  别过去,他心中的那个声音仍在试图阻止,过去的话,会——

  然而他却紧盯着前面高大的背影,迈开了脚步。

  到底是什么时候,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抱有了如此复杂的情感呢?

  想要逃离。忍不住想要逃离。

  想要接近。忍不住想要接近。

  他突然想起有一次自己去戒毒所采访一个女孩子。当问起女孩为什么以身试法时,女孩本淡漠的眸子中扭曲出一丝痛苦与挣扎:“我知道的啊,我知道毒品会毁了我的啊。可是就算这样,看到它仍然忍不住地想要去碰——大概,就像扑向烛火的飞蛾一样吧。” 

  “原来……你就是我的烛火啊。”男人看着那个黑色的背影,握紧冰冷的伞柄,苦笑。

  又是一个无人的夜晚,又是一条破旧的小巷。男人跪坐在地上,身前是大片大片的血迹。

  “这个身体……已经不行了么。”苍白的手像是要抓住什么般握紧,却仍抵挡不住黑暗的袭来。

  “——”干涸的嘴唇张开,想要呼喊,想要呼喊谁的名字,却在出口的一瞬间被人掐断般猛地停止——

  到底,该呼喊谁的名字呢。

  到底,谁才是自己的希望呢。

  眼前一片漆黑。一个比夜色更为浓重的高大黑影挡在了身前。

  意识在那双灰色的眸子中逐渐消散,男人却在最后一刻伸出了手,想要拥抱些什么般将自己融进了那片黑暗之中。

  “……原来,是你啊。”安心的笑容在苍白的脸上绽开。

 

  

 

  间桐雁夜醒了。

                                      

                                                                                                            END.

 

后记:本来是打算写一篇长篇的,结果就弄成了这个还不到三千字的辣鸡,也不知道大家看懂了没有。文章题目是扑火,因为我觉得兰斯对于雁夜叔叔,就好像是烛火对于飞蛾。那是唯一能带给他希望的东西(在圣杯战争中),却又是能够毁了他的东西。事实上,除了刻印虫以外,也确实是兰斯一直在燃烧着雁夜叔叔的生命。而对于那段叔叔变成普通白领邂逅心理咨询师兰斯的日常,其实算是……昏迷着的叔叔的梦境吧。所以在梦中他会本能地对于兰斯有一种恐惧感,并且想要努力回避,这就是对黑暗现实的反抗啊!【泥垢】虽然最后结尾的时候雁夜叔叔还是伸出手把自己扑进去了= = 本作中的两次“间桐雁夜醒了”,其实可以理解为“间桐雁夜昏迷了”这样的~顺带一提,咨询室里的那只妹子是圣杯不是太太呦w

啊总之就是这样,这种意识流的玩意应该没什么人看吧……而且我的文笔也真的不行,完完全全就是个新手嘛!不过以后我还是会继续努力的辣!诶嘿!【什么鬼】